由Alex Hofford攝影 1. 可以多介紹一下你的背景嗎? 為什麼你認為「鯊魚保育」是重要的事?  作為綠色和平的資深海洋項目主任,我曾經在香港、台灣、南韓工作。現時,正於英國繼續停止過度捕魚的工作。有些朋友喜歡叫我「蘋果鯊」,意思是友善而且素食的鯊魚。我喜歡鯊魚,因為我喜愛動物與大自然,大部分的鯊魚其實非常友善及溫柔,例如絲鯊、白鰭鯊和黑鰭鯊。有些樣子則非常可愛,例如擁有圓圓大眼睛的長尾鯊。 坦白說,在接觸海洋議題之前,我怕水,更不懂游泳。但我對保護海洋的渴望驅使我於數年前我立定決心,最後花了三天時間學懂了游泳及考獲潛水資格。 當我開始潛水,水底世界改變了我整個人生。我的世界突然變得非常廣闊,那片藍深深吸引著我。我非常渴望接觸海洋生物,跟海龜游泳、追逐小型的礁鯊、尋找色彩斑斕的海蛞蝓,以及欣賞魚群追逐的表演。 作為保護環境的行動者,我認為人類維持與自然的平衡十分重要。鯊魚是食物鏈上的最頂端的獵食者,在生態系統非常重要。我相信大家都希望看到充滿生命力的海底世界,而不是一潭死水吧? 拯救鯊魚就等於拯救海洋! 2. 你是怎樣把護鯊訊息向你的家人、朋友或同事等宣揚開去呢? 這片藍色的世界對大部分人來說有點遙不可及,所以我希望透過影像和照片去呈現海洋世界的和諧,鼓勵我的家人朋友一起保護這個地球。我亦會走到最前線,向公眾揭露破壞海洋的真相。我們不單保護鯊魚,更守護海洋及生態系統。海洋提供我們氧氣、食物和調節氣候,拯救海洋就等於鯊魚、鯨魚,以及整個地球。< 3. 什麼原因令你開始關注捕殺鯊魚的問題? 我對這議題的關注始於過渡捕魚的工作。我看到無數在漁船上拍攝的影片,漁民將鰭從活生生的鯊魚身上割下來,再把「身體」丟棄回海中。我知道這種事情每天都在海洋發生著。 由Alex Hofford攝影 我喜愛動物,在沒有更人道及可持續的選擇下,我決定不吃肉。對我來說,保護鯨鯊跟石斑一樣重要!我其實並不反對別人吃魚翅,但必需要合乎以下三個原則:確定魚翅並非來自瀕危物種;魚翅不是給活生生被割下的;整條鯊魚的身體都被帶回作其他用途。重點是我們怎麼可能證明?這正是問題的所在。嘗試了解我們在吃的東西是怎麼生產的,包括所有的食物如蔬菜及肉類,你就能作出正確的選擇。 4. 向別人宣揚鯊魚保育的重要時,有遇過什麼困難嗎? 如何解決它? 如你在台灣吃甜不辣,你很可能正在吃鯊魚肉。我不認為有需要完全不吃鯊魚,因為有些鯊魚的品種數量亦不少。如果漁民意外捕捉到,又把牠們整條吃掉、而不只是割鰭的話,我是可以接受的。但是現實上,這樣理想的情況卻不會經常發生。 一般來說我不會批評別人吃魚翅,因為我也曾經做相同的事情,直至我看到割鰭棄鯊是那麼殘酷及不人道。我相信人們只有從心裡感到難過,才會改變他們的想法,所以我鼓勵大家去看、去感受自然,為自己找出真相。  5. 有什麼原因令你決定再不吃魚翅湯呢? 在我了解這個問題之前,我年輕時也曾吃魚翅。我約在六年前為了動物議題不再吃肉,也在四年前接觸到海洋之後不再吃魚翅。 作為一個在香港生活的傳統中國人,有時在婚宴上也得面對放在面前的魚翅。通常我都會說我不吃肉而避免吃那碗翅。(因為魚翅沒有什麼味道,通常都放肉一起煮)但近幾年我看到香港有很大的轉變,很多年輕的夫婦都用比較環保的選擇來取代魚翅,社會上的討論也越來越多。 6. 你心目中的鯊魚和海洋之間理想的將來是怎樣的? 停止過度捕魚,加強漁業管制,簡單來說就是:少些船,多些魚。消費者應該知道他們在吃什麼和了解生產過程。在市場上多些可持續及人道的選擇。希望我們的下一代仍有魚可吃。 我相信人類會有一天醒覺,我們要與自然和諧並存,而不是對抗。